珍4

我们一起走到一辆板车前,那上面全是一些花花绿绿的水果。
她指着那黄色的大梨子,问我:“你今天也走累了吧,买点水果带回去?”
我看那梨子实在太大了,一个应该够两个人吃,况且我也不喜欢吃梨子,我答道:“噢,昨天晚上也买了,宾馆里还有很多。”
于是她就没再说话了,我用余光斜过去看她,她笑了一下,我还是拉着她,她穿着一件浅绿色格子衬衫,是棉质的那种,抓久了会留下很多褶皱,我看那右手的袖子已经被我抓得全皱在了一起。
我们站的那条路实在太拥挤了,来来往往全都是晚上出来闲逛的学生,路边是各种小吃和水果摊,空气里是熟透了的香蕉味道混着辛辣的食物香味,按理说山里的环境应该很好,但是当我到了这里我才发现根本不是我想像的那样,那学校后面的山已经被采石的挖的面目全非,路上也都是白色粉末,混着雨水污水成灰色胶状,来往的学生到底是怎么忍受的呢,我在想。离宾馆还有一段路,我不想要她送我了。
我说:“你回去吧,我也回去了,明天早上我到你那里去找你。”
她也没犹豫,直接就说:“好啊,那我走了。”然后我就放开了她,让她转身就走了。我也转身就往宾馆的方向走。
我从来没有回头的习惯,但是那次我才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在那热闹的街上看一个人的背影突然流泪应该会被认为是个神经病吧,我真害怕被认为是个有病的人,于是我赶紧从包里搜出一张纸巾捂住眼急匆匆的转向了我该走的方向。
之后我很多次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根本搞不懂为什么当时我会突然悲伤,我明明知道不会那么轻易就结束的啊。

引用自SHIYOTE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 4.0 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